今日头条是新闻资讯的终极模式吗?

发布时间:2018-05-31 16:48:49

今日头条是新闻资讯的终极模式吗?

  我知道技术终将改变新闻资讯,但说不清改变将如何发生,以及改变到何种程度,这种改变是更乐观还是更悲观。

  前互联网时代就不说了,单是互联网短短20年,传媒业已经天翻地覆,互联网已成为第一大新闻资讯的传播媒介。

  根据CNNIC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新闻资讯服务是中国手机用户的第二大网络应用,仅次于手机即时通信。QuestMobile的调查数据也表明,去年12月新闻资讯类app的月度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长了20.9%。可以说,新闻资讯是所有现代人的刚需。这也是为什么这个领域充斥着巨头,而且竞争异常激烈。

  门户时代,传统媒体作为新闻资讯的生产者,将传播权或主动或被动地转让给了门户网站。门户网站几乎完全沿用了传统媒体经过上百年的实践所形成的全套理念和操作手法,由编辑对来自传统媒体的海量资讯进行筛选和二次编辑,并将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新闻发布在网站首页,经由互联网不分地域地向上亿用户进行传播。

  门户新闻逐渐形成了陈彤所定义的“海量、快速、准确”的新浪模式。门户网站相对传统媒体的优势,主要是新闻资讯的数字化、网络化带来的。无限的版面,趋近于零的出版周期和传播成本,跨越时间和空间限制,随时随地可以访问,等等。

  全世界的新浪用户,在同一时间看到的是同一个新浪网,完全相同的头条,完全相同的要闻,完全相同的频道内容。这种一致性让新浪网拥有了更强大的议程设置能力,从而有利于形成某种“全民共识”。

  比如,2003年4月25日,全国成千上万的用户通过新浪网读到了《南方都市报》的报道《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新浪给出的标题是《一大学毕业生因无暂住证被收容并遭毒打致死》),一篇地方报纸的报道引发了全国反响,并直接导致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

  这件事证明了网络媒体的巨大能量,从个人喜好上说,很少有人会“喜欢”或者“关心”一名大学生死在收容所这样的新闻。实际上,大多数“头条”并不是你关心的,但却是你应该知道的。

  但是,新浪的成功没能延续到后门户时代。后门户时代,人们在手机上随时随地看新闻,更重要的是,人们看算法推荐的合口味的新闻资讯,千人千面,你关心的才是头条。在这个时代,今日头条携算法之威,以雷霆之势崛起,对其他仍然采用人工编辑模式的新闻资讯平台形成强势碾压,成为当今时代的主流媒体。

  至此,陈彤所定义的“海量、快速、准确”的网络新闻传统,被彻底颠覆,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算法模式,关注的不再是新闻资讯本身的专业性和媒体责任,而是新闻资讯作为在线内容的可消费性。

  我承认,把新闻资讯从媒体业务转换为娱乐业务,怂恿用户用新闻资讯来打发闲暇和无聊时间,确有其合理性,而且这么做可以显著扩大新闻资讯的受众群体。利用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为每个人定制一份《读者》、《知音》或《故事会》,确实是一桩好生意。但是,如果《故事会》成了主流媒体,甚至可能是唯一的主流媒体,这还是一件好事吗?

  虽然我们早就没有了早餐时间读一份报纸的传统,但利用有限的时间了解这一天必须了解的新闻资讯,仍然是不少人的一种坚固的需要,因为新闻资讯是把我们和周围的世界联系起来的最重要的手段,或者说,我们周围的世界之于我们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是以新闻的形式存在的。我们不能让自己陷入一个“你关心的才是头条”的信息黑洞中,从而割断与“其余的世界”的所有联系。就算你不关心孙志刚,也不能屏蔽对这一事件的了解。

  今天,今日头条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远远超过其他所有资讯类产品,达到76分钟。今日头条CEO张一鸣颇为自得:“(76分钟)这个数字在中国所有app当中,按人均时长来算,应该可以算前三名,和所有同类和资讯类对比时长长一倍以上,这也体现了AI技术在产品上的体现,没有人维护编辑信息,但是我们的产品使用时长远超于同行。”

  不光今日头条,头条系的几乎所有产品,包括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短视频、以及被责令关闭的内涵段子等,所有这些产品,背后都是基于相同的推荐算法,而它们共同的终极追求,就是在永远刷不完的信息流中,让用户“根本停不下来”。

  根据QuestMobile今年3月的数据,腾讯新闻2.4509亿月活跃用户,总使用时长1481.6亿分钟,今日头条2.1933亿月活跃用户,总使用时长2387.4亿分钟。尽管在用户数上腾讯新闻还保持微弱的优势,但在用户使用时长上,腾讯新闻远远落后于今日头条。

  当停不下来衍生出最好的商业模式后,服务提供者便有了更大的动力阻止用户离开。就像张一鸣所说的:“我们和百度不一样,我们不按关键词切分流量,而是按广告位加用户时长,我们不把这个位置卖给医疗广告主还可以卖给其他人。”就是说,今日头条不卖关键词,它卖用户时长,用户停留时间越长,它的广告收入越高。

  2014年开始商业化,2016年今日头条的广告收入达到60亿元,2017年150亿元,今年的目标据说是450-500亿元。百度2017年广告收入为731亿元,今日头条若继续保持200%-300%的广告收入增速,明年将全面超过百度,成为全国第一大广告媒介(如果不算阿里巴巴的话)。

  强大的商业驱动力,将让今日头条进一步拖住用户离开的脚步。Google的十大信条中有一条是“快比慢好”:“我们的目标是让用户尽快离开我们的网站——世界上大概只有Google能这么说。”跟Google相比,今日头条的商业模式正好反其道而行之。这将导致精确的、合理的、有限度的新闻资讯服务,不可能成为今日头条这类平台的追求目标。

  但我相信,一定有和我一样的一批用户,需要这种新闻资讯服务,它会把我需要了解的、与我有关的以及我所关心的关键资讯,整理成一份耗时10分钟的“早报”或“晚报”,它不需要用耸人听闻的标题抓我的眼球,不需要用低俗的内容诱惑我点击,不需要用源源不断的劣质信息耗尽我的生命。在这样的关系中,我是一个有尊严的读者,使用着一种有尊严的服务。

  腾讯副总裁陈菊红不久前在腾讯新闻共赢峰会上提出了“信息浓度”的概念,她表示:

  好的资讯提供,相对于用户是节省时间的。它反映在很多方面,比如大家现在关注的中美贸易的相关内容,比如一场比赛中的解说,是不是专业,多角度,一次股票市场变动背后的各种原因等等,它体现了单位时长的浓度。这个浓度是有方法消除冗余信息后才能实现的。本质上好的资讯消费不是一味地缩短用户停留时间,更不是无谓地延长用户时间。这个省时间的核心,是让用户在单位时间的内容消费效率更高,不论用户在平台上停留多久,我们都给他们更好更有价值的东西。

  如果一个媒体真的能够把“省时间”当作某种核心价值,我相信它至少还是个有底线的媒体,只不过媒体的底线常常会成为商业化的羁绊。而在另一方面。这种追求信息浓度和省时间的新闻资讯产品,真的是追求信息快餐的用户所需要的吗?

  可是无论如何,我需要一个跟今日头条不一样的新闻资讯服务。我知道腾讯新闻是唯一有机会抗衡今日头条的那一个,所以我必须支持腾讯新闻,并希望它成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